[实体机器人的互动体验]和机器人恋爱,和机器人做爱

作者:易秋      发布时间:2021-04-24      浏览量:1
1920年卡雷尔·恰佩克在自己的小说《

1920年卡雷尔·恰佩克在自己的小说《万能机器人》中创造出机器人这个词。

71岁的大卫·利维目光矍铄,白发像受到某种吸力般向脑后蓬起,很容易让人联想起诸如爱因斯坦那样的脑洞大开的科学家。

事实上,利维的想法确实稀里古怪,2007年,他写了一本叫《和机器人恋爱,和机器人做爱》的书——9年过去了,这个说法仍足以令许多传统人士感到惊世骇俗。

利维的书名虽然听起来很性感,但作为英国知名的人工智能专家,他是从专业的角度,用理性的笔触阐述机器人和人类亲近的演变进程。

德沃尔与美国发明家约瑟夫·英格伯格发明了第一台工业机器人。

他写道:“最初,robot(机器人)的字面意思就是worker(工人)。它们被创造出来,像工人一样服务于人类主子。”这种工业机器人相对低级,在工厂组装千篇一律的零件,完成流水线作业,给人以“高效而冰冷”的印象。

满足了大众需求后,服务于少数人和家庭的机器人出现。服务性机器人与主人的互动比工业机器人多得多,成为家务的得力帮手。

世界上第一台智能机器人Shakey,它带有视觉传感器,并能够抓取积木。

人类与机器的互动关系突飞猛进。机器狗、机器猫,以及其他形似动物的机器宠物,和活生生的宠物一样,寄托着主人的情感。

但人类当然不满足于此。利维坚持当初的断言:“2050年,人类将爱上机器人,和机器人结婚,并和机器人做爱。”

如果接受了机器人可以思考的观点,便很难否定它也将会有爱的感觉和情色欲望。

电影《绝密飞行》中的飞机“艾迪”装配了人工智能系统,最后为了拯救飞行员艾迪做出了牺牲自我的选择。

早期的人形机器人可以带游客参观博物馆、在医院照顾老人和病患,有“蛋蛋”的机器人甚至被用于学生的性教育课程。而在人形机器人的基础上,高阶版的情感机器人应运而生。它们不仅拥有人类外表,更能够与人交流情感。

机器人与人类的差异正在缩小。利维相信:“和机器人谈恋爱将变得和其他人类谈恋爱一样自然、正常。”

在电影《我的机器人女友》中,生物人和机器人之间的隔阂被打破,产生了爱情。

他指出,机器人是可与人类产生有趣味、价值和意义的互动行为的实体。“那些质疑机器人生命可能性的人,就像1960年代那些质疑人工智能的人一样。机器人的生命是一种人工形式的生命,但尽管如此,也会有某种存在感。接受并认可这种生命形式将是人类的一个巨大进步。”

人类的多样活动需要多样的助手,不同类型的机器人被设计去解决不同任务。此前,无论是用在工业军事用途或是灾难救援服务,无论是担任老师或助理的角色,还是成为手术室的帮手,人类和机器人的关系经常被看作是主人和奴隶、肉体和机械的关系。那时候,“机器人完成的任务很少和人类情感有关,人类也并不要求机器人有任何情感上的回应”。

电影《拆弹部队》中的拆弹机器人。

但随着心理学和认知科学的介入,利维意识到,必须重新考虑人类与机器人的关系,去思考双方在私人层面而不是在实用功能上的理性交流。人类按下按钮吩咐“请帮我拿一杯茶”,然后机器人遵嘱行动,这样的交流远远不够,人类和他们的“人工伙伴”将在日常生活中产生更多互动。

同时,机器人被编写为可以识别各种状态——冷或热、软或硬、吵闹或安静,并把它们的感觉表达出来,我们也有同样的感受。那么,一个在情感上高度发达的机器人说“我喜欢你”,我们会不会质疑它的真假?

“它们被制造出来用以完成我们的请求和实际愿望,递送饮料、操持家务,同时它们也会满足我们的感受。”利维说,“如果我们接受了这样一个观点,即机器人可以思考,那也很难不承认机器人有爱的感觉和情色欲望。机器人和我们互动不仅有功能性意义,同时也具有了个体私人意义。”

机器人长得越像人类,人类和它们的关系就越亲密、越依恋。

《超能陆战队》中的机器人大白接近人类的设计,萌萌的外表让它爆红。

1990年代末,麻省理工学院教授辛西娅·布雷齐尔打造了机器人Kismet。和人类一样,Kismet有一个脑袋、一双眼睛、一张嘴和两瓣可以活动的嘴唇。它能够模仿人类的情绪,做出不同的面部表情。

“比起仅仅由电线、灯管和轮子组成的金属盒子,如果机器人具备某些人类外形上的特点,人类和它们的互动将会更加自在。”利维说,“当设计伙伴型机器人时,为了达到最有效率的交流效果,它的身体应该基于人类的身体构造。”

一个在外貌、言谈和行为上更像人类的机器人,人们似乎更愿意接纳它,把它看作存在的实体,更乐于与它交往——也就是说,机器人长得越像人类,人类和它们的关系就越亲密、越依恋。

中国自主研制的美女机器人“佳佳”

可以合理想象,在“人机”社交中,如果机器人把一个人的名字叫错,这个人会感到很受伤或被冒犯,有可能毁掉一段关系。但利维认为,说话对于情感机器人来说并不是最难的部分,倾听并辨认人类的语调才是具备挑战性的内容之一。

当情感机器人的外貌和谈吐都变得无可挑剔后,爱上它们的几率似乎又提高了一些。“我并不指望与机器人恋爱和做爱能够一夜之间被全世界接受。但因为它们的天赋、感觉和能力,机器人对人类有巨大的吸引力。而且完全可行且不可避免的是,这将扩展人类对爱和性的认知,学习、体验并享受这种新的关系